巴菲特还表示,星巴克前CEO霍华德-舒尔茨决定以独立候选人的身份参加下届美国总统选举,以挑战特朗普,这是一个“错误”,因为这会分散任何民主党候选人的选票,包括布隆伯格。

陈大龙进一步分析称,即使收益率曲线不够陡峭,加息也会提高银行的净息差,从而提高其盈利能力。此外,金融危机后,金融技术进步、大行收购小行促进行业整合、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后放松金融监管等,还使得银行的成本下降,令其净资产收益率(ROE)稳步上升。